紫欣___

向死而生•二

听完队员的报告,弗雷点了点头,交代了几句,便让他们各自行动。

“快要结束了吧。”队员小声的感慨钻入他耳。

是啊,快要结束了,这漫长的抵抗,搏斗,奋击,无数的血与泪水在凝固后消失又再次覆盖,这漫长的一路。弗雷听出了语气中的如释重负。那其实还是个孩子,年轻稚嫩的脸庞,他的父亲和母亲在安全的后方等待,心怡的女孩的信物被他悄悄地拿出来看了又看。

他转身隐入树影,掌控中的黑暗让他有安全感,让他足以放过自己一次,短暂地陷入他的记忆,循回这一路的最初,他最希望抹去的起点。

那天到底有什么不一样呢?他明明和往常一样,起床,洗漱,做好早餐和给小爱的点心,敲门,给小姑娘留几分钟赖床,等待,和小爱一起吃早餐,一起出门,道再见,转身。

他努力地想抓住女孩最后的形象。小爱还是披着她暗绿色的小斗篷,金色的繁复花纹在边角若隐若现。那天她好像换了新发饰,日神族的伊邪那美送的,是什么颜色来着?蓝紫色?她的青蛙发饰被攥在右手上。她的头发好像长了些,早餐时还说要去花羽那儿剪。他走之前揉了下她的头发,嘱咐她草药课不能再睡过去了。发质软软的,隐隐能闻到一丝达克花香。她喜欢的洗发水的味道。

后来呢?

他在神殿上听到父神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威严有力,命令他保卫好他的弟弟——未来的神储,保卫神的领域与尊严。他听见了女子压抑不住的抽噎与痛哭,他听见了身躯倒下发出的声响,他听见了愤怒与悲痛的呐喊与恐惧的尖叫。

他以最快的速度集结了最勇猛最精锐的战士,在神域摇摇欲坠的最后边界拼死搏斗。

他们最终击退了敌人,只是付出了无比惨痛的代价。神界的力量大损,结界力量俞发勉强,新生力量虽尚未成熟但必须像他们的父辈一样在战场上厮杀。

他终于能够问起这不同寻常的突袭的起因。

一代世界树即将逝去,黑暗妖兽趁机吞噬,得到了本不属于它们的力量。

被世界树宠爱的孩子,与新的世界树苗,在妖兽的疯狂吞噬下,不知所踪。

那是他唯一一次失控。

他去找寻她身边的好友,不停地问询,质疑,同时他在他们脸上看到了自己,震惊,愤怒,悔恨,难以置信,近乎歇斯底里。

被世界树宠爱的孩子的命运与世界树连同一体,她是找到新的世界树苗的唯一线索。但侦查能力顶尖的忍者神与狼人族再加上号称无所不知的预言女巫也无功而返。神族最终宣判了世界树的堙灭,连同女孩的命运也被最终判定。他沉默地听完最终审判,脊背挺直得近乎僵硬,握剑柄的手紧了又紧。

他被派往最前线,率领着最精锐的战士绝地反击,艰难地撕开疯狂的攻击包围圈,直攻黑暗腹地。

他的部下一开始都喊他殿下,后来渐渐地都改口为队长。他明白这是无数次生死相依并肩战斗所换来的认可与信任。他明白他肩上背负的是什么。所以他从不松懈,把所有的软弱都藏起来,包括那些温暖的回忆,生怕一不小心陷进去,醒来发觉黑暗无边,那种疼痛哪怕最强壮的战士也会被击垮。

藤蔓借风力轻轻荡到他脸上。

他一偏头,看到了他的小姑娘。和那天一模一样的打扮,紫色的短发服帖地柔顺着,发饰是蓝紫色的,右手攥着绿色的青蛙发饰。

他有很多东西想说。但他只是安静地看着她,很久很久。

“队长。”一个黑影忽而窜至他身旁。他眨眨眼,小姑娘不见了。他转头,小小个的黑灵立在他身边。

“开始了。”他突然笑笑,拍了拍黑灵的脑袋,“好好活着。”

好好活着。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