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欣___

向死而生


1.
“你永远不知道黑暗几时来临。”

当东方爱将自个儿缩在树角下,啃着一不小心有点烤糊的野肉时,突然就想起了多年前树婆的话。

那时树婆还在,嘴里说的故事好像永远说不完。后来东方爱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永远这个词不能说,不能想,更不要期待。美梦说出来是会破碎的,尤其当你身处其中时。

她艰难地吞下最后一口焦肉,借着树影的掩护,观察着几米远处的黑发青年。

经过一役,弗雷似乎并没有什么损伤,正默默地烤着肉,听着战友的胡诌瞎侃,时不时翻一下递一个传一下。

到哪儿都脱不了保姆的命。

东方爱抬起屁股慢吞吞地挪过去,悄悄地挤到他旁边,递给了他一管膏药。

“还是处理一下吧,到时候瘸着个腿在前冲锋你丢脸就算了还害我们。”

弗雷愣了愣,轻轻地扬了扬嘴角,也不计较她的没大没小,接过药膏轻声道了声谢,看着她退回原处,再次融入黑暗。

“队长,要不要叫她过来?”旁边的对友悄悄地问。

弗雷摇头。

“她不喜欢。还是别勉强。”

“你们说,她以前作过什么罪孽……呃?”一个刚加入的队员神秘兮兮地凑过来,却碰到了同伴警告的眼神,立即缩了回去。弗雷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继续烤肉。

只要在队里呆过一段时间,谁不知道队长最不喜队员在背后碎言这个黑灵。即便如此,有些白眼与冷言,总是禁不了的。但经过不知多少次的同生共死,偏见与戒备竟是渐渐消解。不过由于其过于决绝狠厉的劈杀,畏惧倒不减反增。

东方爱很久没有做过像这样的好梦了。

她梦到了以前,还不用假扮成黑灵的以前,还可以向树婆撒娇听故事的以前,还能够等着弗雷烤小饼干的以前。

梦中的她坐在世界树的枝干上,摇晃着双腿,拿着精致的小袋子,里面是弗雷早晨做好的红蛇果小饼干。

她打开袋子,当小饼干的香甜气味刚刚钻进她鼻子,尖锐的哨声宛如一只冰冷的手,将她从美好的梦境中生拉硬拽出来,一睁眼,黑色红色的魑魅魍魉蜂拥至眼前,恶臭的腐蚀气息与血腥味扑面而来。

她握紧了匕首,手心一片冰凉。

弗雷斩杀最后一个敌人后,下意识地先搜寻那只黑灵。

他先是看到了诡异地浮在空中的半串烤肉,然后才顺着辨认出那几乎融入黑暗的小身影。

逐一确认完其他队员的情况,弗雷走近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确定没有受伤后,很是无奈。

“什么时候了还想着烤肉。”

“浪费食物是可耻的队长你到底有没有关心世间疾苦。”

弗雷以用队长的威权将不识好歹的黑灵轰去睡觉结束了对话。

东方爱重新找了棵大树,在树脚下再次蜷成一团。弗雷以前轰她去睡觉时,她好像也没这么乖,起码会偷偷藏本伊邪那美主编的八卦小说书。虽然他打死也不会将这只见妖就刺牙尖嘴利的“黑灵”与从前的温暖清澈的女孩联系在一起。

除了身高,她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树上的女孩向着阳光热烈生长,明朗温暖。树影笼罩的“黑灵”在黑暗中静静地睁着双眼,冷静决绝,一针见血。

一个向阳而生,一个从深渊中爬出苟延残喘。

“但黑暗总会消散,无论多么漫长。”记忆中,树婆苍老的声音让人心安。东方爱感受着自己的心跳,慢慢闭上了眼。

她相信那些日子会再次到来。

无论多么漫长。

********************************************************
首次发文,如果可以,希望得到评论以自我改进。

以及,我爱我的小姑娘。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