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欣___

向死而生•二

听完队员的报告,弗雷点了点头,交代了几句,便让他们各自行动。

“快要结束了吧。”队员小声的感慨钻入他耳。

是啊,快要结束了,这漫长的抵抗,搏斗,奋击,无数的血与泪水在凝固后消失又再次覆盖,这漫长的一路。弗雷听出了语气中的如释重负。那其实还是个孩子,年轻稚嫩的脸庞,他的父亲和母亲在安全的后方等待,心怡的女孩的信物被他悄悄地拿出来看了又看。

他转身隐入树影,掌控中的黑暗让他有安全感,让他足以放过自己一次,短暂地陷入他的记忆,循回这一路的最初,他最希望抹去的起点。

那天到底有什么不一样呢?他明明和往常一样,起床,洗漱,做好早餐和给小爱的点心,敲门,给小姑娘留几分钟赖床,等待,和小爱一起吃早餐,一起出门,道再见,转身。

他努力地想抓住女孩最后的形象。小爱还是披着她暗绿色的小斗篷,金色的繁复花纹在边角若隐若现。那天她好像换了新发饰,日神族的伊邪那美送的,是什么颜色来着?蓝紫色?她的青蛙发饰被攥在右手上。她的头发好像长了些,早餐时还说要去花羽那儿剪。他走之前揉了下她的头发,嘱咐她草药课不能再睡过去了。发质软软的,隐隐能闻到一丝达克花香。她喜欢的洗发水的味道。

后来呢?

他在神殿上听到父神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威严有力,命令他保卫好他的弟弟——未来的神储,保卫神的领域与尊严。他听见了女子压抑不住的抽噎与痛哭,他听见了身躯倒下发出的声响,他听见了愤怒与悲痛的呐喊与恐惧的尖叫。

他以最快的速度集结了最勇猛最精锐的战士,在神域摇摇欲坠的最后边界拼死搏斗。

他们最终击退了敌人,只是付出了无比惨痛的代价。神界的力量大损,结界力量俞发勉强,新生力量虽尚未成熟但必须像他们的父辈一样在战场上厮杀。

他终于能够问起这不同寻常的突袭的起因。

一代世界树即将逝去,黑暗妖兽趁机吞噬,得到了本不属于它们的力量。

被世界树宠爱的孩子,与新的世界树苗,在妖兽的疯狂吞噬下,不知所踪。

那是他唯一一次失控。

他去找寻她身边的好友,不停地问询,质疑,同时他在他们脸上看到了自己,震惊,愤怒,悔恨,难以置信,近乎歇斯底里。

被世界树宠爱的孩子的命运与世界树连同一体,她是找到新的世界树苗的唯一线索。但侦查能力顶尖的忍者神与狼人族再加上号称无所不知的预言女巫也无功而返。神族最终宣判了世界树的堙灭,连同女孩的命运也被最终判定。他沉默地听完最终审判,脊背挺直得近乎僵硬,握剑柄的手紧了又紧。

他被派往最前线,率领着最精锐的战士绝地反击,艰难地撕开疯狂的攻击包围圈,直攻黑暗腹地。

他的部下一开始都喊他殿下,后来渐渐地都改口为队长。他明白这是无数次生死相依并肩战斗所换来的认可与信任。他明白他肩上背负的是什么。所以他从不松懈,把所有的软弱都藏起来,包括那些温暖的回忆,生怕一不小心陷进去,醒来发觉黑暗无边,那种疼痛哪怕最强壮的战士也会被击垮。

藤蔓借风力轻轻荡到他脸上。

他一偏头,看到了他的小姑娘。和那天一模一样的打扮,紫色的短发服帖地柔顺着,发饰是蓝紫色的,右手攥着绿色的青蛙发饰。

他有很多东西想说。但他只是安静地看着她,很久很久。

“队长。”一个黑影忽而窜至他身旁。他眨眨眼,小姑娘不见了。他转头,小小个的黑灵立在他身边。

“开始了。”他突然笑笑,拍了拍黑灵的脑袋,“好好活着。”

好好活着。

向死而生


1.
“你永远不知道黑暗几时来临。”

当东方爱将自个儿缩在树角下,啃着一不小心有点烤糊的野肉时,突然就想起了多年前树婆的话。

那时树婆还在,嘴里说的故事好像永远说不完。后来东方爱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永远这个词不能说,不能想,更不要期待。美梦说出来是会破碎的,尤其当你身处其中时。

她艰难地吞下最后一口焦肉,借着树影的掩护,观察着几米远处的黑发青年。

经过一役,弗雷似乎并没有什么损伤,正默默地烤着肉,听着战友的胡诌瞎侃,时不时翻一下递一个传一下。

到哪儿都脱不了保姆的命。

东方爱抬起屁股慢吞吞地挪过去,悄悄地挤到他旁边,递给了他一管膏药。

“还是处理一下吧,到时候瘸着个腿在前冲锋你丢脸就算了还害我们。”

弗雷愣了愣,轻轻地扬了扬嘴角,也不计较她的没大没小,接过药膏轻声道了声谢,看着她退回原处,再次融入黑暗。

“队长,要不要叫她过来?”旁边的对友悄悄地问。

弗雷摇头。

“她不喜欢。还是别勉强。”

“你们说,她以前作过什么罪孽……呃?”一个刚加入的队员神秘兮兮地凑过来,却碰到了同伴警告的眼神,立即缩了回去。弗雷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继续烤肉。

只要在队里呆过一段时间,谁不知道队长最不喜队员在背后碎言这个黑灵。即便如此,有些白眼与冷言,总是禁不了的。但经过不知多少次的同生共死,偏见与戒备竟是渐渐消解。不过由于其过于决绝狠厉的劈杀,畏惧倒不减反增。

东方爱很久没有做过像这样的好梦了。

她梦到了以前,还不用假扮成黑灵的以前,还可以向树婆撒娇听故事的以前,还能够等着弗雷烤小饼干的以前。

梦中的她坐在世界树的枝干上,摇晃着双腿,拿着精致的小袋子,里面是弗雷早晨做好的红蛇果小饼干。

她打开袋子,当小饼干的香甜气味刚刚钻进她鼻子,尖锐的哨声宛如一只冰冷的手,将她从美好的梦境中生拉硬拽出来,一睁眼,黑色红色的魑魅魍魉蜂拥至眼前,恶臭的腐蚀气息与血腥味扑面而来。

她握紧了匕首,手心一片冰凉。

弗雷斩杀最后一个敌人后,下意识地先搜寻那只黑灵。

他先是看到了诡异地浮在空中的半串烤肉,然后才顺着辨认出那几乎融入黑暗的小身影。

逐一确认完其他队员的情况,弗雷走近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确定没有受伤后,很是无奈。

“什么时候了还想着烤肉。”

“浪费食物是可耻的队长你到底有没有关心世间疾苦。”

弗雷以用队长的威权将不识好歹的黑灵轰去睡觉结束了对话。

东方爱重新找了棵大树,在树脚下再次蜷成一团。弗雷以前轰她去睡觉时,她好像也没这么乖,起码会偷偷藏本伊邪那美主编的八卦小说书。虽然他打死也不会将这只见妖就刺牙尖嘴利的“黑灵”与从前的温暖清澈的女孩联系在一起。

除了身高,她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树上的女孩向着阳光热烈生长,明朗温暖。树影笼罩的“黑灵”在黑暗中静静地睁着双眼,冷静决绝,一针见血。

一个向阳而生,一个从深渊中爬出苟延残喘。

“但黑暗总会消散,无论多么漫长。”记忆中,树婆苍老的声音让人心安。东方爱感受着自己的心跳,慢慢闭上了眼。

她相信那些日子会再次到来。

无论多么漫长。

********************************************************
首次发文,如果可以,希望得到评论以自我改进。

以及,我爱我的小姑娘。

表达一下我对爱娘的爱与信念。

我好想做东方爱30days第一天的题啊,可惜那时三次元的我有很重要的事,耽搁了呢。

那么,现在就让我自言自语一下吧。

第一次见到小姑娘时,我脸不红心不跳看着一群笨蛋围着她傻跳。

后来看着小姑娘把一个又一个笨蛋从乌漆嘛黑的地儿拉出来,心头一暖,没忍住在想象中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后来的后来,后来到忙于三次元的我把她所处的世界忘在了脑后,后来到我都以为自己忘了她时,后桌男同学翻开的杂志,让我们又一次见面。这次的她有点陌生,小翅膀小白裙像极了神话中的神明,但也有点熟悉,矮个子紫呆毛,最重要的是确认过眼神,嗯,还是那个凭着一颗温暖的心破除黑暗的小笨蛋。

但还不够。

上贴吧,后来是lofter,看到了很多爱着她的人写的文章,让我看到了她们眼中的爱娘,看到了一个比我想象中更复杂,也更动人的小姑娘。(所以爱着她的各位,你们的信念真的可以影响别人,谢谢坚持着的你们。)

我心动了,混蛋,谁在笑?

我喜欢上这个姑娘了。

这个矮矮的小姑娘。

这个在对未知的恐惧中勇敢而乐观的小姑娘。

这个如光般给予他们希望与温暖的小姑娘。

这个把他们从黑暗中拉出来的小姑娘。

这个拎着光明的小灯笼在前面一晃一晃地带他们向前走的小姑娘。

这份信念里,大概也有我对自己的期望吧。

真的很感谢你,小爱。

真的很感谢你们,让我看到她真正的美好与温暖的各位。

以上,来自一个强行给自己加戏的爱娘痴汉(划掉)姨母。(姑娘身边那群人长得好看又能打我follow my heart一下怎么了?)